行业资讯

宝藏,“科技发展趋势与生物武器公约”国际研讨会

今年5月20日,美国科学家已经成功制造出具有生殖能力的人造细胞。 试想,随着合成生物学、基因组学、神经科学、纳米技术、超级计算等新兴技术的飞速发展,人类是否有一天可以摆脱自然,充当上帝?如果别有用心的人掌握了这些关键技术,世界会面临灭绝吗?发展风险一直是孪生姐妹。 一方面,科学技术为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带来了广阔前景。 比如合成生物学可以广泛用于制造人造器官,生产廉价高效的药物,开发清洁可持续的生物能源,开发性能优异的新材料等。 然而,技术也有潜在的高风险。 为了世界的安全,人们有必要防患于未然,防止生物武器的产生和扩散,防止科学技术的滥用。 与会者认为,为了预防灾害,首先,科学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 政府有必要加强学术界的科学道德建设和监督管理。 其次,应采取措施迅速提高政府管理者和普通公众的安全意识,加强相关宣传教育,发展负责任的科学和文化。 中国科学院、IAP、IUMS、IUBMB、NAS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联合举办“科技发展趋势与生物武器公约”国际研讨会。 与会者不仅密切关注新技术有益的一面,还讨论了它的负面影响,特别是新科技可能被误用对人类的不利影响。 与会者指出,快速发展的新技术,如合成生物学、基因组学、神经科学、纳米技术、气溶胶和超级计算,在造福社会、提高人类生活质量和防治疾病的同时,可能给人类带来潜在威胁。 因此,应加强管理,消除和减少这些技术被用于生产更新、更危险的生物武器的潜在风险。 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?在为期三天的会议中,来自31个国家的80多名代表对生物技术的负面影响情有独钟。 他们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?近年来,生物恐怖主义和生物武器的扩散引起了一些国家,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的特别关注。 参加这次会议的政府官员和科学家提出了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。 比如过去五年最重要的科技进步是什么?未来五年,哪些领域会突飞猛进?这些科技进步会影响生物武器的概念、材料和传播机制吗?哪些因素起决定性作用?为了防止这些技术被应用到生物武器上,人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关注它们的发展?是不是要先克服一定的技术障碍,才能达到令人担忧的地步?未来如何跟踪评估科技进步,防止其发展成为生物武器或被用于生物武器的传播?是否有可能利用必须克服的技术障碍来跟踪和控制潜在的风险?如何利用科技进步提高人类抵御生物恐怖主义的能力?会议中方组织者、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国际合作部主任张磊博士解释说,各国代表高度重视科技发展趋势的安全性,不仅因为任何技术都具有双重性,既可以造福社会,也可以被用来危害社会。尤其是一些技术的发展并不总是人们所期待和控制的。 她告诉记者:“包括科学家在内,没有人能确切知道新技术和新发现会带来什么。” ”她举例说,澳大利亚鼠患猖獗。 为了控制老鼠的生殖能力,澳大利亚科学家试图制造一种避孕疫苗。 在研究中,科学家将一种基因IL-4植入鼠痘病毒,却意外增加了病毒的致病性和杀伤力,即使接种了鼠痘疫苗的老鼠也无法逃脱。 该研究成果于2001年发表,引起了生物学界的广泛关注。 虽然鼠痘病毒不感染人,但与人天花病毒关系密切。 这项技术可能会给恐怖分子提供灵感。如果用于制造一种更致命、能杀死接种者的新型天花病毒,无疑将成为一种新的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。 类似的事件并非本案。 2002年,《科学》杂志也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,引来热议。 根据网上公布的天花病毒基因组图谱,有人通过化学方法人工合成了一种活性的天花病毒,这种病毒已经使受试小鼠瘫痪。 这不能不让人警醒。 当时众所周知,技术的发展往往超出人们的想象,让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成为现实。 比如人类基因组计划花了4.37亿美元和13年时间绘制了第一张人类基因组图谱;现在只需几千美元,几周就能轻松完成一张个人基因图谱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